张新杰的石不转到底转不转

\安张/\瑶墨/\朱星杰/\陈立农/
可拆可逆,大杂食

安文逸和张新杰啥时候结婚啊!!

考研去了回来继续
不小心把4删了,我的心在滴血

[瑶墨] 退 (3)

三个人的练习室有点冷清,三个弟弟做完每日练习就准备去吃饭。

“真的,我说真的,等伯哥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你俩一秒钟都不会加练。”左叶已经在控诉这两个人的行为了。

靖佩瑶摸了摸兜里的银行卡说道“左叶,带你去吃火锅。”

“走走走。”左叶瞬间妥协。

刚刚抬脚还没迈出一步,左叶的身边刮过一阵风,他抬眼一看,墨哥已经跑远了,一只手还拖着来不及穿的外套。

行吧,他知道今天的火锅根本是秦子墨想吃。但是,有火锅能吃还介意去当电灯泡吗。

完全不介意。

火锅店离公司不远,三个人商议着走过去,到了店门口正好饿了可以大吃一顿。计划非常完美。

左叶看着中间的靖佩瑶把手缩进袖子里悄悄拉着秦子墨,那个被拉着的人一路蹦蹦跳跳,嘴里一直嚷嚷着一定要多吃点好的让瑶哥出一次血。

“我血多,起码不需要花呗。”

一句话戳到了秦子墨的痛处,他瞪了一眼靖佩瑶“还不都是因为左叶嘛~”

???左叶对着秦子墨学了个韩沐伯的问号脸。

天气随着日历一页一页翻过渐渐转暖,路边绿化带种的树上开满粉色紫色的花。

适合出行,适合谈恋爱。

左叶举起手机准备自拍,文案他都想好了——我带着春天的花儿等你。

虽然听起来有点xxj。

左叶原地转来转去调角度,还没按下拍照键,突然把手机直接锁屏插到兜里。

他使劲拉了一下靖佩瑶的袖口“快松开,有人拍照。”

靖佩瑶身子抖了一下松开秦子墨的手,放慢脚步故意空一拍,和秦子墨错开了步伐。

秦子墨很配合地把手插回自己兜里,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动作自然。

“你们的默契一般都用在这里吗?”左叶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

[瑶墨] 退 (2)

今年的春天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过了年二月多在北方依旧裹着大棉袄在西北风中瑟瑟发抖。

诗里说的桃红柳绿都不存在的。

三个弟弟钻进车里对窗外挥挥手让两个哥哥快回宿舍,但秦奋和韩沐伯执意要看着他们走。也不知道车外的人听不听得见,左叶扭头就对秦子墨八卦了自己宿舍里天天发糖的两个大哥昨晚又做了什么酱酱酿酿的事情。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啊。”

“消息挺灵通啊你。”靖佩瑶插进对话。

这不都是你告诉我的吗,秦子墨暗搓搓的想。

“这不会是瑶哥告诉你的吧?”左叶反应超快。

靖佩瑶别过头使劲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好像…录完节目大家直接回宿舍收拾东西,自己和左叶都是独自收拾完的…奋哥和伯哥…啊对,奋哥在厕所一直安慰妆都哭花的伯哥。加上左叶说的,他们应该确实是干了点啥。

那我什么时候告诉秦子墨的?靖佩瑶彻底摸不着头脑。

像是看出来靖佩瑶在疑问什么一样,秦子墨在旁边讪讪的说“你昨天亲我的时候说的。”

左叶一脸震惊。不得了啊,你俩在背地里竟然也这样。

靖佩瑶扶额,他是真的忘了,完全不记得自己在亲别人的时候竟然还会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后退,大厂离公司并不算太远,开车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到,三个人在车上说说闲话再睡一觉就到了公司门口。

在北京这个巨大而陌生的城市里最熟悉的那个地方,又回来了。

[瑶墨] 退 (1)

在排名发布的时候,练习生心里多多少少都有底。

靖佩瑶和秦子墨心里清楚自己肯定凉了,虽然两位哥哥的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万一呢。

对于在大厂几个月的经历,靖佩瑶表示自嘲——本来进公司就没几天,被推来参加这个节目,说是锻炼一下,只是这个锻炼,来的有点早。

秦子墨隔了好远伸着胳膊拍了拍靖佩瑶,“没事,左叶还是我们的希望。”

坐在两人中间的希望本望后背一凉。

想换座位。

十七岁的左叶在大厂环境的熏陶下已经懂了二十二岁的哥哥们懂得的事,对此韩沐伯时常叹气“对小孩教育不到位”。

靖佩瑶扭头笑了笑,秦子墨看着他心里有数于是心放下一半。

离前三十五还剩最后两个人了,左叶和李让。

这时靖佩瑶真的有点想笑了,一个是同公司的弟弟,另一个是刚刚一起合作了舞台的哥哥。客观来讲他不敢说谁的胜算更大,在他心里左叶跳舞是很棒的,了解了让哥之后他也觉得让哥唱的不错。

本来秦子墨想和靖佩瑶每人一边抓着左叶的手给他打气,那边的靖佩瑶在对着舞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瑶哥干嘛呢,叫他也不理我。”秦子墨跟左叶嘀嘀咕咕。

台上张pd已经说到“第三十五名的练习生是……”,拖到最后还要卖个关子。秦子墨收回视线,重新望着pd。

“来自超能唱片的李让练习生。”

秦子墨抓着左叶吼了一声,又把头转向左边,靖佩瑶才后知后觉的鼓起掌。

这个人怎么回事,秦子墨满头问号。

后来左叶说了什么感言,韩沐伯又在台上说了句什么,两人都没注意。

发布完排名的例行道别时间就像一个不愿结尾的开端。明明出了录影棚要道别一次,回宿舍还要再次道别,坐上回家的车还要更多的道别。如果能多说一句话,他是不是就能走慢一点,分别这种结局真的很糟糕。

——————————
啊半小时竟然能写这么些,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一定要坚持下来鸭(戒赌吧你)
如果有虫求捉鸭(●・◡・●)ノ♥



[长得俊]普通的一天

今天是普通的一天。

尤长靖这次真的不是故意迟到的,前一天晚上尤长靖让林彦俊叫他起床,当时林彦俊在洗澡,哗哗的水声混着尤长靖的说话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

“都怪我是不是。”林彦俊扭过头一眼扫过去“自己不定闹钟怪我是不是。”

“也不是啦——”尤长靖露出招牌笑容,声音突然变得很软“就是,在等你叫我嘛。”

“所以是因为我没叫你,然后你迟到了。”

“没有啦…好啦下次不会了。”

“这是你讲的第多少遍下次不会迟到了。”

“翻篇翻篇,来,我们开始练习。”小尤老师手一挥,假装把刚刚的事扔出门外。

好不容易结束了上午的训练,大家纷纷披上外套去觅食。尤长靖叫住走在前面的林彦俊,问他中午吃什么。

“点外卖啊,附近好像新开了一家店,听陆定昊他们说味道不错。”

你这个人是嫌被罚跑罚的不够吗,尤长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以此来表现自己的不屑。

要不咱们去吃火锅?尤长靖如此建议道。

“哇,你不是应该在公司吃减肥餐吗?”

林彦俊忽然提高了声音“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吃火锅?”

已经走远的林超泽已经听到声音扭过头了,尤长靖吓了一跳,拉起林彦俊就走。后来热心市民林先生表示,他虽然听到了声音,但并没听清说的是什么,转头只是因为好奇。不过林超泽一转头就看到了尤长靖拉着林彦俊的场景。

林超泽一副看到了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的表情敲着桌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两人刚刚过了个转角,常年据守公司门口的猫大爷就跟了上来,逮住林彦俊的裤脚蹭啊蹭。

“啊我的新裤子,不要咬…”林彦俊急着把腿抽开,但是贝爷依旧在他脚边绕啊绕。

没错,这只猫叫贝爷,顾名思义的不挑食。其实还有一层含义,它和贝汯璘很亲,毛色也和贝贝的发色一样。

贝爷扑棱着爪子,想挠林彦俊裤脚的毛边儿。林彦俊走不了路只能尬站在路中间,旁边的尤长靖笑得直不起腰。

看来是今天贝汯璘忘记喂它吃饭,小猫饿得不行了。尤长靖从旁边的便利店买了点吃的,哒哒哒一路小跑,蹲到贝爷面前喂它。林彦俊看着那颗和贝爷头顶差不多毛茸茸的栗色脑袋,暗自腹诽自己还不如一只猫吃得好。

林彦俊从各个方面提醒了尤长靖该控制一下某些方面,这才让他放弃了吃火锅的念头,跟林彦俊一起坐进了那家陆定昊号称很好吃的饭店。

虽然事实是林彦俊恰好不想吃火锅,不然他一定会二话不说地跟着尤长靖胡吃海喝。

等着上菜的时候,尤长靖突然神秘地说,诶你有没有听说…

“没有。”林彦俊自然地接话茬。

“你让我说完啦。”尤长靖气的拍桌子“公司好像是要让咱们去参加什么选秀,就是从好多人里面选前几名组成一个组合出道,你有没有听说啊。”

“早就听说了。”

不出所料,林彦俊这句话引来对面那个人一阵不满。

“你干嘛瞒着我啦,不过我感觉很有意思诶,我好想出道啊。”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看着他说这句话时脸上憧憬的表情,还有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光芒。

林彦俊把尤长靖面前的盘子端到自己面前“那这个你就不能吃了,太辣了,你得保护自己嗓子。”

尤长靖张牙舞爪抢回那盘菜,对林彦俊发誓这是他去节目之前最后一次吃辣。林彦俊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尤长靖背上插着的无数flag。

鬼才信你。

林彦俊托着下巴,想了好久,“我想唱歌。”

“哎呦,你好好唱你的rap不好吗,跟我们抢什么饭碗。”尤长靖瞪着眼睛,一道目光杀向面前的人。

噗嗤,林彦俊忍不住笑了出来,露出两个酒窝。

尤长靖扒拉着碗里最后一点米饭,纠结下午干些什么,他想问一下林彦俊的建议,林酷哥很随意的表示反正没课干什么都无所谓。

两人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决定去看电影,就算是怀里的爆米花和可乐也挡不住冗长电影的无聊。

睡眼惺忪地走出电影院大门,林彦俊感慨了一句“我两个小时的人生就这么浪费了。”

旁边同样打着哈欠的尤长靖已经在寻思晚上吃什么了。

吃什么是一个很重要并且很严肃的事情,需要慎重的思考。尤长靖慎重地在前面走着,林彦俊慎重地在后面跟着。

突然尤长靖停下步子转过身,林彦俊一个没刹住差点撞上去。

“林彦俊你对那个比赛有没有什么想法?”

“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快说啦。”

“有啊。”

“我想出道。”

想和你一起出道。

end
——————————
直接把上次写的那个续在最前面了,前面那个就删掉了
就是如题的普通的一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子,就是这么普通的写个普通流水账,我一定是做实验昏了头

[瑶墨]戒烟

大厂就像一支多情的催化剂。

进厂之前在公司每天的朝夕相处,千篇一律的练习,定时定点吃饭睡觉,原本不会让人产生额外的情感。

进厂之后不避免的给同公司的人更多关注,许多酝酿已久的东西从深层的地底翻涌而出,止不住地疯狂生长。

看破不说破,隔着一层窗户纸就永远是暧昧。

就像约定好的一样,出道多年后,按着年龄顺序,秦奋和韩沐伯先后结婚生子,过上了热衷晒娃的生活。

这是秦子墨今天第不知道多少次打开微博,点开特别关注的红点,他倏地僵在原地。

“要结婚了,谢谢大家关照。”

简短的十个字和两本结婚证。

靖佩瑶结婚。这个词在短时间上了热搜。评论里都在感叹“竟然不是秦子墨”,虽然他们知道根本不可能。

“恭喜,我们最帅的瑶哥终于要结婚啦!”配上一个星星眼表情的转发,秦子墨抚平了评论区的一片风浪。

如果再给秦子墨一个机会,他一定会选择回到去廊坊之前的日子,把一切根源都掐断。

如果是靖佩瑶呢,他根本不会想回去吧,秦子墨这样想着。

从始至终,靖佩瑶的态度都很坚决,坚决到自己骗自己都不回头。

从大厂出来之后的秦子墨,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瑶哥的感情好像有些不对,却又没有确定自己心意的机会,企图用一切机会试探一下对方。

靖佩瑶刚从录音棚里出来,秦子墨就凑上去“瑶哥瑶哥,你唱歌真好听。”

“你也好听。”靖佩瑶的字里行间是敷衍,语气却无比真诚。

秦子墨缩回脖子,盯着靖佩瑶看了一会儿,反应了一下刚刚那句话有没有什么深层含义…算了,想的脑袋疼,还是找左叶玩吧。

在练习室,靖佩瑶开始找秦子墨教他跳舞。秦子墨一边说“你去找韩老师和大田哥啊他们跳得好”,一边又去跟左叶弟弟炫耀“瑶哥找我学跳舞了诶,我厉害吧”。

左叶一笑,什么都懂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秦子墨说“瑶哥你眼睛真漂亮。”

里面有整片星空。

“嗯。”靖佩瑶应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扒饭,头都没抬“你哪儿都好看。”

“唉你看他又敷衍我。”秦子墨转去跟秦奋哼哼唧唧。

“我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靖佩瑶突然抬起头,迎着秦子墨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出。

一时间饭桌上陷入一种微妙的气氛,两个当事人举着筷子望着对方,从眼神里看不出额外的信息,就这么望着。

左叶惊讶地瞪大眼睛,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一出大戏,韩沐伯戳了戳左叶“吃饭。”

哦。左叶看着他们委委屈屈低下了头。

饭桌上的气氛随着韩沐伯的一句话渐渐恢复了正常。

当天晚上秦子墨抱着心爱的咸鱼跑到靖佩瑶的房间,看到靖佩瑶插着耳机已经准备睡觉。他呼啦一下钻进被窝,扯掉耳机,问他“瑶哥瑶哥,你喜欢我吗?”

“喜欢。”

“真的假的?”

“真的。”

秦子墨心满意足地蹦回了自己房间,靖佩瑶却在一片黑暗中坐起。

秦子墨,你为什么不多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是哪种喜欢。我还没忍下心来骗你,你就已经走了。我说出了我心里的话,却没说出更残酷的现实。

当局者迷这句话不是白白就有,他们身处这个局,往前走只会越陷越深,如果没人清醒,这个局就会成为一个死局。

靖佩瑶自认自己是清醒的,他想拉秦子墨一起走出这个局。

通常一个人有某种意识,但他依旧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靖佩瑶还是会注意到秦子墨随口一提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然后找时间买回来给他惊喜。他看着秦子墨在自己面前变成乖巧宝宝,想对他说我们不能这样了,却又无从说起。

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对他说,自己明明也深陷在泥潭底部。如果可以,他想让秦子墨站在自己肩上,把他托出去。

至于自己,无所谓了。

“马上就要真正的脱单了,佩瑶出来聚一下呗。”靖佩瑶收到秦奋的短信,准备去赴约。

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

他没算到,这是一场只有两个人的约,不是他和秦奋,是秦子墨。

靖佩瑶看到包间里只有秦子墨一个人,有些放心似的“其实你可以直接约我出来。”

“我害怕…”

“害怕什么,怕我不理你?”

秦子墨垂下眼睛,默许了刚刚他说的话。

“怎么会。”靖佩瑶看着空空的桌子,叫来服务生点了两杯奶茶。

“瑶哥还记得我喜欢什么口味啊。”

“忘不掉的。”

“瑶哥你不要这样说话。”

“……”

“瑶哥我就只是想来看看你,我知道以后没机会再这样看你了。我们彼此心知肚明的喜欢了三年,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跟你表白了,你却说不行…”

“秦子墨,”靖佩瑶打断了他的话“你已经快三十了,你不再是那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大学生。世界上纷纷乱乱你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在一起了,是,我们高兴了。梦想呢?不要了吗?你忘了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进的公司。”

“三次元没有二次元那么美好,你现在火了,自然有人等着机会狠狠踩你一脚。或许我以后不再会和你讲这些,但你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靖佩瑶端起奶茶一饮而尽,拿起手机落荒而逃。说出这话的时候靖佩瑶一直在忍着让自己不动摇,他要尽快离开,不仅是怕自己心软,更怕秦子墨反应过来。

如他所料,秦子墨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都是什么烂借口。”秦子墨自嘲地笑笑“以后不会再讲…对,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你不过比我大两个月,却像比我多活了二十年一样决绝。

婚礼的新郎在舞台上笑得端庄得体,台下的秦子墨笑着使劲鼓掌。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看出来,秦子墨只有使劲咬着嘴唇,才能不让眼角的泪滴滑落。

靖佩瑶,你要是再控制不住自己往这边看,我就当场大哭给你看。

左叶看的有些不忍,拉了拉秦子墨的衣袖“墨哥,要不咱出去透透气。”

“不用,我要看着他结完婚。”

怕是这样我才能真正死心。

唉……韩沐伯老干部一样地叹着气,他心疼秦子墨,也心疼靖佩瑶。

酒席间觥筹交错,一条短信悄然而至。“子墨,你怪我吗。”

“我怪你,我怪你摄我心魄,我怪你让我沉沦至今无法自拔。”

“对不起。”

“我怪我自己,怪我自己认不清现实,怪我自己养成了戒不掉的坏习惯。”

嗜你如命,甘之如饴,但一切到此为止了。靖佩瑶,我们终究被淹没在现实的洪流中了啊。

在人生的后几十年里,他们还是会常常想起彼此。藕断很久,丝却一直连着,不过大家控制的都很好,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一旦爱上了,就成了刻进骨子里的习惯,想要剔除,就会感到锥心的疼痛。

秦子墨,如果那天你问我是哪种喜欢,我会告诉你,是爱你的那种喜欢。

end

————————————————
小学生文笔了,随意看看就行~
感谢陆小芙同学在节目里提供的脑洞,祝你早日买下大房子👏
绝顶女孩绝不认输√

[双鬼]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可爱13

短小的一个结尾,有虫求捉
————————

先尝试一个吟唱快的刀阵,依旧失败,冰雨在下一瞬间就拍到了四轮天舞,打的逢山鬼泣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半步。

逢山鬼泣尝试抽身而退,却见夜雨声烦从面前退开,一个冰阵在地上渐渐出现。

鬼刻来了。

李轩虽然很高兴,同时也很疑惑,刚刚阿策还在最前面和卢瀚文对砍,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前面打完了?”

“没”吴羽策顾不上多打一个字“但是必须救你”

“我还好,能凑合应付。”

“必须救你”

“……”

最终虚空还是输了团队赛,这个夏天,从他们走出赛场的那一刻就来了,尽管并不让人开心。他们可以说明年再来,但明年又是什么样的,又有多少个明年。不管未来是多么未知让人惶恐,虚空仍旧要走下去。

李轩安慰着队员们,同蓝雨队员握手,算是彻底的为这个赛季画一个句号。

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李轩,如果吴羽策不去支援你,团队赛局面会不会不一样。

“会…”如果阿策不救我,或许团队赛就会赢,但是比赛这种事谁知道呢。

“会不一样。”吴羽策拉过话筒“我们会失败的更惨。必须救队长,虚空需要他。虚空要走下去,需要他的带领,需要队长带领。”平时很少发言的虚空副队一次说了这么多,还是从李轩手上抢过的话筒,记者们都很惊讶,台下变得熙熙攘攘起来。

“我也需要你。”最后这句是趁着吵闹,他悄悄对李轩说的。

走出比赛场馆,李轩宣布夏休期开始,队员们可以自由安排活动。“你呢?”李轩问吴羽策。

“训练室。”

“走。”

即使是留下来加训,夏休期的训练也不如平时那般紧张,李轩瘫在椅子上开始刷有关上次比赛的微博,几乎都是给虚空加油的,还好,最后悬着的一点心也放下了。

李轩觉得背后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凑了上来,是吴羽策从背后抱住了他“队长,我觉得空调温度再调低点吧,有点热。”

李轩转过身搂住吴羽策的脖子,对着嘴就吻了上去“阿策,我爱你。”

“队长…”

“什么队长,叫我阿轩。”

END

————————
这个双鬼终于写完了,算是伴随了几乎整个考研历程,在出成绩前一天写完也是挺巧,emmm虽然明天看到成绩之后应该是凉了。李轩在比赛在处事方面有的各种压力不过也是自己考研间的压力和犹豫。不管什么样,反正已经成定局了。就像双鬼,他们平时有来自各方面的矛盾,其中也有来自外界施加的矛盾,但他们最终还是会在一起,或许不是很顺利,他们只是两个相互拉着一起走荆棘路的人,就算有痛苦,但他们依旧会在一起。

[双鬼]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可爱12

啊剩下一个结尾明天再写,今天有点晚了orz应该特别的混沌不要在意逻辑什么的,不过应该没问题……吧?
————————————————
擂台赛第一场,蓝雨战队黄少天,虚空战队盖才捷。

黄少天一上来就惯例放垃圾话“什么什么什么,虚空就派你来打本剑圣吗,你会被打的很惨的,你们这样可是会先丢一场的。你们个人赛可是输了两场了,擂台赛还要这么打吗。”

“裁判这算不算看不起人算不算犯规?”盖才捷反手一个告状。

“不算。”系统消息蹦出两个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盖你真是,太逗了,看后面!”

盖才捷一个不防备,被黄少天从后背偷袭,看得台下的李轩直摇头。

太年轻,还得再练。

咣!身边突然一声巨响吓得李轩差点跳起来,他回头看了看,原来是吴羽策碰倒了一箱水。

李轩转身在包里翻找半天,从最底下拿出一个保温杯,“阿策,我给你带了水。”

吴羽策打开瓶盖,鼻间瞬间充斥着花香和甜丝丝的味道,淡雅而绵长,像队长一样,只是闻一闻就欲罢不能。他稍微抿了一口,就略带嫌弃的把杯子推回给李轩。

“啧,太烫了,也不好喝。”

“啊…茉莉花茶不好喝吗…”

“不如你上次给我喝的红茶,那个还有点甜,这个没味道。”

“可是明明很好闻嘛。”

“……”

盖才捷败下阵来,取了黄少天百分之七十的血量,基本算是正常水平的发挥。虚空第二位出战的人,是吴羽策。

“阿策加油啊!”李轩在他临走之前抱了抱他。

“知道了。”

擂台赛打得很激烈,这场比赛对于虚空的每个队员来说或许比季后赛的强度还要高,尤其是从心理上。两边队员轮番上阵,最后虚空的守擂大将李轩上场用百分之三十五的血打掉了对面的第二位选手。

最后一个人是谁呢,李轩有点紧张。

角色载入,登陆。

逢山鬼泣,枪林弹雨。

“真是压力山大啊。”比赛还没开始李轩就在公屏上说了一句。

“别抢我台词啊…”但自己的台词还是要说的“压力山大啊。”

李轩直进中路,两人交手数回合,李轩的鬼阵竟是把郑轩围住了“不要太打不起精神啊,我会以为你瞧不起我的。”

“我哪敢…”郑轩在频道里嘟囔着,最终凭借初始血量多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李轩。

团队赛了,只剩团队赛了。如果再失去这五分,今年虚空就会再次和季后赛无缘了。

感受到身旁队员们的决心,李轩觉得这场团队赛给他不少底气。

但谁说背水一战的人就能赢啊,李轩看着完全暴露在夜雨声烦面前的逢山鬼泣,远处还有枪林弹雨时不时支援打断施法,逢山鬼泣在两人的联合压制下一个鬼阵都放不出来。李轩想找队友帮忙,却发现其他人忙于应付自己的部分,无暇顾及。

“要是阿策在就好了。”李轩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鬼刻想着,还是靠自己,一定要打出一个破口,不仅是救自己,也能拉一把深陷泥潭的虚空。

TBC

——————————

[双鬼]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可爱11

周六,李轩专门来到飞机场接蓝雨众人,具体的来说,是接黄少天。

“不是让你一个人来的嘛,怎么他也来了…”黄少天看着李轩后面的人说。

“一个人来才不正常吧”喻文州笑着在一旁搭话。

“好了好了,我找李轩有点事儿,队长你们先走吧。吴羽策我借走李轩一会儿啊。”

黄少天神神秘秘地拉着李轩就往角落里钻,吴羽策看的好奇,一直盯着那边皱眉。

黄少天和李轩两个人走到机场没人的角落,四处张望了一下,要是被人发现的话,被围观不说,估计大家会以为两个人在串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哎哎哎你俩上次那事儿最后咋样了啊,现在你俩啥情况,快给我说说。”

“还能怎么样啊,前两天刚刚吵了一架,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平时该练还是练,我也知道他没怪我,就是自己心里过不去。”

“……”黄少天难得无语一次。

“你俩现在这样我还真有点不知道该咋办,以前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和队长也吵过架,最后打了一架说开了就好了。你俩真的麻烦死了真的麻烦死了麻烦死了,我不要管你们了我去找队长了。”黄少天说完转身就去找喻文州。

吴羽策拉住李轩,想知道他们刚刚都说了什么。李轩笑地促狭“阿策吃醋啦?”

“没有。”吴羽策别过脸不再说话了。

李轩走上前勾住吴羽策的肩膀,侧过头盯着他。吴羽策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投出一点阴影,盖住了整个眼睛,大概他现在不开心,不想让一丝光钻进来。平时紧抿的嘴唇也微微翻出来,任谁看了都知道它的主人有多么不满。李轩看着这样的吴羽策觉得越发可爱,收了收手臂想把吴羽策带进怀里。

“回去再说。”吴羽策拉下李轩的手。

这应该算是气消了吧,李轩琢磨。


晚上上场前,两队又在通道相遇,两个副队长站在队伍的第二位,黄少天直往里缩,对喻文州嚷嚷着说虚空这边太奇怪了有人对他一点都不友好。

“要不你们放个水,我们肯定友好。”李迅从后面伸着脖子说。

“哇靠你不怕裁判听到啊。”黄少天吓了一跳。

“好了好了,到时间了,我们该上场了。”喻文州和李轩在前面招呼大家。

最后一战了,李轩握了握拳,如果赢了就可以进季后赛,不对,没有如果,一定要赢。虚空已经好几年没进季后赛了,这次一定要进,然后,还要走的更远。

TBC

——————
时间设定应该不是第十赛季的某一个赛季,不过这个不重要啦23333
肥肠想写新的了orz

[双鬼]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可爱10

无意识混沌流,有虫的话求捉
其实也是一个给阿策迟到的生贺(‾-ƪ‾)吴羽策他超好的~
这章的时间线距上一章应该是过去一段时间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小半年…
——————————

李迅觉得自己最近命数和吴羽策犯冲。

刚刚开始给戴妍琦直播现在训练室的最新信息,又被吴羽策抓住了。
  
李迅刷地冲回自己的座位,保住了截图,或者说,保住了在w市会获得的鸭脖。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到了,李轩敲了敲桌子“咱们该讨论战术了。”
  
“下场主场打蓝雨,如我们所想这场比赛会很艰难。但如果我们拿不下这场比赛,我们也会无缘季后赛。”
  
从一开始,李轩就把话说的很清楚。他知道,就算他不说,队员们也很清楚接下来的一场苦战意味着什么。
  
压力山大啊。
  
李轩对叶修很好奇,他一直想问抽烟是什么滋味儿,会不会真的忘掉压力。李轩对郑轩也很好奇,他不知道平时多喊一喊压力山大是不是真的能提高干劲。
  
但是李轩从来没试过,吴羽策不喜欢烟味儿,赛场上的他也忙于指挥,总是忘记说压力山大。
  
李轩急切地想霍死蓝雨全队来获取一个季后赛席位,他知道只是想一想,最终还是得在赛场上决胜负。就只是单纯的想一想,也压不住那些没由来的心慌。
  
“你急什么啊…”李轩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清醒一些。
  
“团队赛,我先限制流云,吴羽策,以索克萨尔为切入点……”
  
“不行。”吴羽策出声反驳“队长你你明知道那是蓝雨的陷阱。”
  
布置战术的时候吴羽策几乎从不发声,李轩说什么他就执行什么。今天不仅突然反驳,而且两个人开始争执,看得大家面面相觑。
  
“我是队长听我的!”
  
“可是……算了。”吴羽策抱着胳膊不说话了。
  
没有人敢吱声,这是他们第二次看到两个人吵架。
  
第一次是吴羽策发烧还想坚持打比赛的时候,李轩想让他休息,吴羽策却执意上场,最后以李轩吼了一顿结束。
  
样子特别吓人。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说下去。”李轩打住了这个场面。
  

  
  
开完一场压抑的战术会议,大家纷纷离开,只留下李轩和吴羽策两个人。
  
吴羽策看着李轩说到“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你暂时连冷静都做不到,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稍微停一停。”
  
“我好像很累,累到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按照脑子里最初的直觉来指令我做事。”李轩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吴羽策,把脸深深地埋在吴羽策的背后“你看,我就想这么抱着你,什么都不想做。就这样,一点儿都不用动。”
  
“但我又急切地想做点什么,现在战队的成绩很危险,我身为队长,我真的真的想为战队做我所能做的所有事。”
  
“可我很累啊,偶尔也会想着,就这样吧,就做好自己的,关于其他人,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了。但是不能,哈哈,就这么矛盾,是不是很好笑。”
  
“对不起啊又吼了你,别生气了。”
  
见吴羽策没答话,李轩就自己说了下去。
  
“没有。”吴羽策开口“我从来没有生过气。”

TBC

————————

其实文中的压力可能更多还是来自于考研前的压力,心里觉得没什么,但身体已经出现了很多着急上火的反应,留了个尾巴等考完试了写,一下子放松下来心里反而一下不知道当初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

当时大概就是晕乎的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又要强迫自己一定要做下去的情况。现在的感觉其实更多是遗憾,如果我这里再多看一眼就好了,如果那里我再细心一点就好了。

上午考完了直接倒在床上睡到晚上九点才醒,结果现在睡不着了。我还是gg吧(ಥ_ಥ)